立即注册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泡泡头条

泡泡头条 门户 历史 查看内容

无心继帝位,有幸得佳人:南唐后主的千古深情都给了谁?

2017-5-16 21:23| 发布者: 泡泡| 查看: 40| 评论: 0

放大 缩小
简介:作者:金满楼南唐后主李煜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词人,同时,他也是历史上很不幸的帝王。作为南唐中主李璟的第六子,按说李煜与王位差之甚远,但在前面的几个哥哥相继夭折后,李煜也就成了次子,与皇太子仅一步之遥。当 ...

作者:金满楼

南唐后主李煜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词人,同时,他也是历史上很不幸的帝王。

作为南唐中主李璟的第六子,按说李煜与王位差之甚远,但在前面的几个哥哥相继夭折后,李煜也就成了次子,与皇太子仅一步之遥。

当时,太子李弘冀颇具野心,他在一次政治斗争中派人将其叔父毒死,但一个月后东窗事发,他自己的人生也就此终结。

在目前能看到的史书上,并没有具体说明李弘冀的死因,但“暴卒”的背后显然隐含着不可告人的内幕。

据猜想,中主李璟在发现了李弘冀的阴谋后对其痛下杀手,于是李煜(时名李从嘉)捡了个大便宜,随后他迁入太子东宫并成为皇位的第一继承人。

按史书上惯常的附会,帝王生来均有异相,如诞生时红光满屋、手长过膝等,但李煜的异相倒是货真价实:他有一只眼睛是“重瞳”,也就是有两个瞳仁。

这种异相,只有传说中的舜帝才有。李煜虽然只有舜帝的一半异相,但继承皇位似乎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。

在中主李璟死后,25岁的李煜在金陵继位,史称南唐后主,时为北宋建隆二年(961年)。

在强邻的威势下,李煜即位后就派出使节前往宋廷,向大宋皇帝赵匡胤献上贡品,以换取对自己继承父位的认可。

不过,李煜对此似乎颇为不甘,他在宫中仍穿黄袍并沿用帝王的规制。

然而,南唐的实力终究不能与大宋相提并论,每当宋使驾临金陵之时,李煜都要脱下龙衣改换紫袍,因而他这个皇帝做得并不怎么开心。

对时时面临亡国压力的李煜来说,唯一的宽慰是自己的皇后周娥皇。

周娥皇比李煜大一岁,她出身南唐世家,其父周宗早年曾跟随南唐先主的左右,是不折不扣的元勋功臣。

周娥皇嫁给李煜时19岁,他们的婚事系中主李璟亲自所定,据记载,李璟曾听过周娥皇弹奏琵琶,他对这个儿媳妇十分满意并将国宝“焦桐琵琶”作为礼物赐给了她。

陆游在《南唐书》中说,周娥皇“精通书史,善音律,尤工琵琶”,是一位风华绝代的才情女子;

而当时的皇子李煜,也被公认为“才识清瞻,书画兼精,远过常流,高出意外”,两人结合后彼此恩爱投慕,可谓是典型的“才子佳人”配对。

“红日已高三丈透,金炉次第添香兽,红锦地衣随步皱。佳人舞点金钗溜,酒恶时拈花蕊嗅,别殿遥闻箫鼓奏。”

这首《浣溪纱》,据说是李煜为周娥皇所作的第一首词,其中隐约透露了两人婚后奢靡隐逸的生活。

周娥皇喜欢香风薰雾,李煜便为她专设司香宫女一班,其所用的焚香用具多达数十件,均为金玉精制而成。

史书中称周娥皇“有国色”,这位绝代佳人不仅深谙香薰美容之类的养颜润姿之道,而且还独创了“高髻纤裳”、“首翘鬓朶”等妆容。

是以,新婚后的李煜被迷得神魂颠倒,两人关系如胶似漆,周娥皇遂有专房之宠。

“晓妆初过,沈檀轻注些儿个,向人微露丁香颗,一曲清歌,暂引樱桃破。罗袖裛残殷色可。杯深旋被香醪涴,绣床斜凭娇无那,烂嚼红茸,笑向檀郎唾。”

李煜的这首《一斛珠》,写的是夫妻间的香闺韵事、儿女柔情,特别是“烂嚼红茸,笑向檀郎唾”这句,尤为的香艳烂漫。

周娥皇才华过人,对上流社会时兴的各种玩艺门道无所不精,夫妻两人经常厮守在一起宴乐歌舞。

据说,一次赏雪夜宴后,酒至半酣的周后乘兴邀夫君起舞,李煜故作矜持,说:“若要我起舞,除非你能为我新谱一曲。”

周娥皇听后当席立就,曲谱果然优美动人,后由此得名《邀醉舞破》。

在温婉恬静的时光里,周娥皇常弹奏起李煜新作的词调,她的多情多艺为李煜提供了无穷的原动力。

周后的曲,李煜的词,两者都充满着旖旎绮丽的风流韵味,有如天合之作。可以这样说,这位“词中皇帝”留给后人诸多的作品,无论香艳、柔情或悲哀,都与他迷恋的这位女人有莫大关系。

在佳丽三千的幽幽深宫,李煜能做到心无旁骛,这不能不说是异数了。

“专房之宠”的直接效果,就是周娥皇在十年间为李煜连生了三个儿子,孩子们个个乖巧俊雅,周娥皇在李煜心中的地位也更为的不可或缺。

在三个孩子中间,最受钟爱的是小儿子仲宣,周娥皇将他放在自己的宫中亲自照料而不肯假手侍佣,慈母殷殷之心,足可天鉴。

但上天是公平而残酷的,如所有陶醉在情爱天伦中的人们一样,李煜和周娥皇也不曾想到,幸福的离去会如此的突然。

李煜28岁那年,周娥皇偶感风疾,因为怕传染给年方四岁的小儿子,于是将仲宣从自己的宫中迁往别院。

此举原本是母亲的一番好意,但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仲宣在迁出皇后宫中的数日后就突发急病而夭亡了。

消息传来后,正在病中的周娥皇当场晕厥,病情急剧恶化。

在丧子与病痛的双重打击下,周娥皇认为是自己的冒然之举害死心爱的儿子,伤心之余时时自责,由此一病不起。

在这段时间里,李煜如照顾父母般与周娥皇朝夕相伴,甚至亲尝进药,每夜衣不解带,和衣而眠。

但是,他的痴心终究未能挽回周后的生命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返回顶部